蜜糖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蜜糖小說 > 皇後雖蠢但實在美麗 > 第1章 入宮的第一天

第1章 入宮的第一天

今在京城的房子都得租的。”“窮怎麼了,依我看,那是清貧樂道,況且謝郎君非一般人,今年科舉在,遲早一躍龍門為人中龍。”聶輕羽想起未來被為狀元夫人,角不由得上揚。聶青青瞠目結舌。難以置信。嫡姐素來眼高,據說連禮部侍郎的庶子都看不上,還以為嫡姐想攀高枝,想不到,嫡姐原來,原來喜歡的是這一口。聶青青心裡腹誹,娘要是還在,得讓瞧瞧,日說自己傻,現在看看,傻的明明是別人。可聰明著呢,宮了那就是皇帝的人了,以後...六月六日,大吉日,難得的好日子。

工部員外郎聶府門口鞭炮齊鳴,鑼鼓喧天。

左鄰右舍都不過是小富商,聽得靜出來打聽,“這聶府是有什麼喜事?”

聶家在這小巷子裡也素來不起眼,外人隻知道聶員外郎有二,嫡出來際的多,據說年紀小,膽子也不大,故而有些人都不知道聶家還有這麼個兒。

“你們不知道啊,聶大人的被選上了,被封了寶林,今兒個就要進宮去了。”

訊息最為靈通的錢老爺家的小廝說道。

眾人驚詫不已。

“這怎麼不是長,反倒是送了進去?”

“那姑娘今年才及笄,哎呦喂可憐見的,給那暴君……”

“慎言慎言!”

有人打斷了話,眾人議論聲小下來了,都抱著頭臂探頭探腦地看著聶府的靜。

聶府後院。

聶輕羽眼眶含淚地看著聶青青,“可憐的妹妹,咱們誰都沒想到你真會被選上,妹妹你不會怪姐姐吧?”

“怎麼會?姐姐我怪你做什麼,當日進宮選秀也是我答應的。”

聶青青搖頭說道。

今日是的大日子,訊息是昨日就傳出來的,今日就得進宮,嫡母一早就讓人送了裳來,上是杏黃對勁短袖上襦,下著蔥綠畫,嫵明艷,好似春日枝頭新出的梨花,角兩個梨渦點點,天真人。

瞧著庶妹天真喜悅的模樣,聶輕羽暗咬,眉頭蹙起:“真的,你當真也不怪罪我搶了你的親事,謝家郎君可是出了名的有才學。”

“當然不怪,其實姐姐……”聶青青皺著眉頭,回想起時那謝郎君瞧見就臉紅的模樣,“謝郎君此人年就頗為好,姐姐怎麼看上他了?”

聶青青還在小娘肚子裡時,聶大人就自作主張定下了謝家這門親事,等到六七歲,謝郎君來做客時,更是對聶青青這個小未婚妻熱得不得了。

聶青青不知為何,反而特別不喜歡謝郎君,原本還發愁及笄後要怎麼麵對這麼親事,沒想到嫡姐幫解決了這個難題。

“休要胡說,謝郎君那時年,哪裡稱得上什麼好,況且,好乃人之天。”

聶輕羽嗬斥道。

聶青青微張,“可是他家還很窮,據說他們家如今在京城的房子都得租的。”

“窮怎麼了,依我看,那是清貧樂道,況且謝郎君非一般人,今年科舉在,遲早一躍龍門為人中龍。”

聶輕羽想起未來被為狀元夫人,角不由得上揚。

聶青青瞠目結舌。

難以置信。

嫡姐素來眼高,據說連禮部侍郎的庶子都看不上,還以為嫡姐想攀高枝,想不到,嫡姐原來,原來喜歡的是這一口。

聶青青心裡腹誹,娘要是還在,得讓瞧瞧,日說自己傻,現在看看,傻的明明是別人。

可聰明著呢,宮了那就是皇帝的人了,以後吃喝不愁,食無憂,更不用擔心萬一丈夫被罷或者是被抄家了怎麼辦,天底下誰能抄皇帝的家。

“大小姐,吉時要到了,老爺跟夫人催你們快些。”

門外傳來了丫鬟翠兒的催促聲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聶輕羽不耐煩皺眉,高聲答應了一聲。

轉過頭看向聶青青,臉上揚起一個笑容,從袖子裡掏出一個話本:“青青,你這去宮裡,姐姐也沒什麼好東西可以送你。”

“你頭上珠釵這麼多,我都可以的,不嫌棄。”

聶青青說道。

聶輕羽被噎了一下,無語片刻後才道:“這些珠釵都是俗,況且我用過怎好給你。”

我真不嫌棄。

聶青青咕噥道。

聶輕羽沒耐了,直接把話本塞到聶青青手裡麵,“這話本是我托人尋來的,裡麵講

的據說是謀朝妃子如何從一個小寶林到後來為皇後,你生善良,長得又貌,宮後恐怕是要為眾人眼中釘,這本子給你,你進去後好好學,將來若是能平安無事,姐姐便放心了。”

聶青青為之前腹誹姐姐到愧疚,兩眼汪汪,一雙杏眼裡充滿了,“姐姐,謝謝你。”

“妹妹客氣什麼,”蠢貨,聶輕羽心裡暗罵了一句,容長臉上帶著笑容,“我送你出去。”

前廳裡。

聶絀正在跟來接人的小黃門寒暄,聽見腳步聲,聶絀抬起頭來,嗬斥道:“怎麼這麼久?”

他剛瞧見姍姍來遲的聶輕羽姐妹,就被今日盛裝打扮的聶青青驚艷了,往日聶青青穿的不過是青布素,都清新俗,今日穿著一新,翠發蛾眉,華若桃李。

門外湊熱鬧的路人也都看愣住了。

小黃門回神的最快,他起對聶絀笑道:“聶大人,時辰不早了,奴婢這就帶聶寶林上車。”

“是、是。”

聶絀這纔回過神來,他的眼睛猶然在聶青青臉上拔不出來,心裡生出幾分懊悔。

他往日不怎麼留意兩個兒,也甚見到聶青青,雖知道聶青青有幾分姿,卻不想有這等傾國傾城貌,倘若早知道,他就不送聶青青進宮了。有這個兒,他想結哪個大不行?

進宮那是白糟蹋了。

誰都知道當今皇帝盛元帝不好,子暴怒好殺,據說當今在東宮時,就曾經杖殺過好些太監宮,即位後太後幾次想要賞賜宮伺候,都被當今打發去乾活。

也就是今年太皇太後終於開了口,勸說當今選秀,這纔有了今年大選——六品以上員擇一進宮待選。

“好標誌的姑娘,咱們這裡居然有這等絕。”

“早知聶大人如此貌,我便該讓家母上門提親。”

這是某家年紀相仿的年郎跌足嘆息。

聶絀心裡又如何不惋惜,他依依不捨地送了聶青青上馬車,落在旁人眼裡,倒是顯得有幾分舐犢深了。

“聶大人也不容易。”

將聶青青送上馬車,小黃門似乎真的很趕時間,匆匆就讓人出發了。

馬車一走,圍觀的人也就散了。

翠兒攙扶著聶輕羽回到閨房,不解地對聶輕羽問道:“小姐,那小賤人要進宮,您怎麼還給送一本話本呢?”

聶輕羽嗤笑出聲:“你懂什麼。”

靠坐在人榻上,了下鬢發,“那小賤人容貌之我從未見過,倘若瞎貓上死耗子,萬一真有些時運讓平步青雲了呢?我送那本子就不同了,那話本都是些蠢招數,隻要信了,不怕死的不夠快。”

翠兒這才恍然大悟。

說一向厭惡小小姐的大小姐怎麼突然變了子,原來是這麼個緣故。

“老爺可是捨不得了?”陳夫人吩咐完小廝收拾前廳到門口的鞭炮碎末,回來見聶絀臉不好看,出言譏諷道。

聶絀沉著臉,“你早知道青青容貌這麼標誌?”

“我怎麼不知?倘若不是容貌,又怎會被選上?”

陳夫人語氣冷漠,“老爺該高興纔是,萬一你兒有福氣,將來飛黃騰達了,咱們家可就犬昇天了。”

“你胡沁什麼,我豈是那種靠帶關係的男人!”

被說中心裡暗的念頭,聶老爺當下發了火,起拂袖而去,帶著茶盞碎了一地。

家仆們都不敢言語一聲。

“老爺。”玲瓏從外麵回來,恰好見老爺出門,要行禮,聶絀已經大闊步離開了,玲瓏沖著老爺離去的方向行禮,隨後才進前廳去見陳夫人。

“夫人,謝家那邊已經答應了,過幾日就派來提親。”

“這就好。”

陳夫人一直放心不下的事總算是有了結果。

這輩子就生了聶輕羽

這麼個兒,隻盼著能過上夫妻和的好日子,那謝家家世是差了些,可勝在謝郎君謝易道年便有才名,眼下還沒及冠便已經考了秀才功名,今年下場若是得中,那就是秀才舉人了,這樣的好婿,滿京城打著燈籠都不好找。

不枉費苦心算計,把這樣的好親事從那賤人的兒手裡奪過來。這一口。聶青青心裡腹誹,娘要是還在,得讓瞧瞧,日說自己傻,現在看看,傻的明明是別人。可聰明著呢,宮了那就是皇帝的人了,以後吃喝不愁,食無憂,更不用擔心萬一丈夫被罷或者是被抄家了怎麼辦,天底下誰能抄皇帝的家。“大小姐,吉時要到了,老爺跟夫人催你們快些。”門外傳來了丫鬟翠兒的催促聲。“知道了。”聶輕羽不耐煩皺眉,高聲答應了一聲。轉過頭看向聶青青,臉上揚起一個笑容,從袖子裡掏出一個話本:“青青,你這去宮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